纪念入坑二次元一年。为美好的二次元世界献上祝福。gordon同学也会好好努力去守护它呢!!!!

算上今天,大概是入坑二次元一年了吧。正好昨天b萌的结果出来。果然是很生气呀。晚上的时候还和一个人在知乎上撕这件事情。但是又发现,这种撕是毫无意义的,毕竟结果已经摆在了这里。

以前听过这么一句话,不管黑猫白猫,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。不算很合适地套用在投票结果上面,那就是投票的结果确实是他们获得了双王。一部质量不算很好,只有一集的ova,剧情全在游戏中的番剧,里面的角色却成为了双王。如果他们投票的结果合情合理,那我们无可非议,可是,他们拉票的方式真的算是令人不耻的。b萌的初衷是大家通过投票的方式互相安利好的番剧(去年的蕾姆酱和夜斗君也是@李星绪安利给我的)。他们如此拉票的方式,难道不算违背了b萌的初衷吗?

然而,我可是成年人了呢,成年人只看利弊的好吧,只看结果的好吧。不论是这件事情,还是另外一些事情,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只有有实力的人才能获得话语权,才能做意见领袖。记得小时候,有一次全班都在为某件事情喝彩,我却嗤之以鼻,然而他们并不会听从我们少数人的意见,正如二次元小群体不能很好地被三次元世界理解一样。
再说说其他的事情。有些时候我明明知道以后走上社会的艰难,明明知道自己不努力就会被淘汰,可也不愿意像一些很厉害的人一样,每天非常努力去提升自己的能力,还是活在自己的理想中。我算是个很矛盾的人,至少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中无比挣扎。说到底是在逃避未来和逃避现实吗,我也说不清楚,可是真真切切的东西是我感受到了一些番剧里面的美好和快乐,相对于残酷的现实而言,这里更像是避风港。不幸和幸运的一件事情是我的周围都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,他们既努力又聪明,他们早就有对生活的打算和对未来的规划,他们的理性告诉他们,如果现在不努力,未来将是特别残酷的。我的理性,同样也在告诉我这件事情。大道理,我懂,可我还是有一半感性,想逃进避风港里面。可惜现在发现的是,逃避可耻并且没用。越逃避一件事情,它的代价越来越高。

自从高中以来,我突然就变得特别在意这些东西。比如成绩。比如鼓吹努力。相较于现在,我更喜欢的是理想主义的我自己。和@李星绪 在初中就成了好朋友。也是一个无话不谈的理想主义者。从天文地理,人文政治到修真小说,经典电视剧。从红楼梦到三国演义。从寇准到汉武帝。那时候虽然成绩不行,但精神是富有的,快乐的,不孤独的。至于我到高中后,每日鼓吹到烦的孤独之类的话题,想想就是再没有人和我聊相关的事情了吧。高中的同学更倾向于我不感兴趣的点,也许是理科生的通病,至少在高一的时候我也想做个文科生的。后面,我也慢慢变成一个实用主义和鼓吹实用主义的人。

回过头来,回忆自己入坑一年的追番生活,更像是我逃避压力的一剂良药。身边都是努力并且厉害的人,哪里敢放松一下呢?除了寒暑假以外,上学的时候哪里不是精神紧绷,追求高绩点。在二次元的生活,我并不是空虚的。
我会为了《镇魂街》的兄弟情谊而热血沸腾,我会看了《灵契》而浮想联翩,我知道《一人之下》的宝儿姐的鲜活形象,我也知道《凸变英雄》里面的父爱伟大。我也会因为486的怠惰而生气,也会为了蕾姆的爱而感动,也会因为一部番而喜欢上弱弱的夜斗神。同样,我也希望能够成为坂本或是齐木。我经常因为一部番而感动或是治愈,它们是《那朵花》《心欲呼喊》《言叶之庭》《秒速》。记得有次感冒特别严重,早上不想起床,于是呆在床上看完了四月,第一次耐心看完,第一次深深地感动。接下来,又是clannad,又是《声之形》,第一部让我落泪的番剧。让我喜欢的当然还有纱雾和康娜,萌即正义是绝对的真理。

可是啊~我知道残酷的三次元世界是不会理会这些的,它们看重的不是这些,它们视我们可笑的存在。我们也无法脱离三次元生活,毕竟未来就要来了,去到社会也是几年后就发生的事情。如果不好好努力的话,是会被残酷的竞争淘汰的呢。

毕竟,这个世界实力至上。

纪念入坑二次元一年。为美好的二次元世界献上祝福。gordon同学也会好好努力去守护它呢!!!!

最后的告白